高科技的价值负载被质疑,如何突破伦理困境

  众所周知,高科技是指生物、信息、航天、新能源等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具有重大影响的前沿科学技术。高科技伦理是指在高科技的研发与运用中涉及到的人际之间、人与社会及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思想与行为准则,要求从观念、道德和社会责任层面上规范人们从事科技活动,使高科技在不损害人类的生存条件(环境)下促进人类社会进步和可持续发展。
  
  信息技术带来了信任危机和安全危机。“数字化”成为21世纪文明的显著特征。互联网成为人们便捷的通讯工具,早已实现了互联网之父维顿·瑟夫所预言的那样:“我可以毫不迟疑地预言,到2015年之前,因特网会像今天的电话一样普遍”。只要有网络条件和一定的基础知识或技能,就可以实现“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的愿望。人类在“地球村”共同生活,数字化带给人类生活交往的高度便利,难怪尼氏感叹“数字化生存使每个人变得更易接近,让弱小孤寂者也能发出他们的心声。”然而,这种数字化的世界却因主体被虚拟化常常引发虚无主义和无政府主义伦理观盛行,表层的数字关系所遮蔽的恰恰是深层的人际关系,使得信息污染与欺诈、个人隐私被侵犯、网民的道德人格危机、人性的扭曲此起彼伏,比比皆是。
  
  高科技的价值负载不断被质疑。长期以来,绝大多数的人们秉持一种信念,即科学技术是价值无涉的,与伦理无关。雅斯贝尔斯就认为:“技术仅是一种手段,它本身并无善恶。一切取决于人从中造出什么,它为什么目的而服务于人,人将其置于什么条件之下。”譬如,面对校园枪杀事件,枪械制造商辩护说:“不是武器杀人,而是那些可恶的使用者杀人。”从表明来看,这是一种科技价值中性论的例证,但是,从更深层来看,这是一个认识盲区,因为知识形态的科技是中性的,但科技产品及运用却具有了某些伦理因素。一般认为,原子能知识是中性的,因为它不仅能制造原子弹,而且也能用于核发电,但从其深层分析可以看出,在制造原子弹的科技方法和目标里,为什么要制造?其后果是什么?等等,这些方面渗透了人文价值要素,因此,原子弹负载价值就不足为怪了,无论人们是否使用,无论哪些人、何时使用它,都改变不了原子弹威胁人类安全的属性和道德上的不清白。科学技术是由人来研究,并应用和服务于人类社会的,科技产品在其形成的每一个环节中时时受到人的主观价值的影响,因而,科技活动自身或科技成果的运用都必然地会产生诸多的伦理问题,承载着伦理道德拷问的问题。
  
  总之,高科技发展和运用带来的伦理困境,要求我们一方面要充分利用和加速高科技发展,另一方面要以科学的态度来看待高科技带来的伦理问题,最大限度地抑制高科技所产生的负效应,要让科学家、工程师真正自觉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积极寻求伦理对高科技的价值引导,使科学真正造福于人类社会。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