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

如何避税? 互联网创业必看:业内人的避税奇谈

互联网作为旨在颠覆一切的新兴行业,它从诞生之初起便在与许多旧事物进行着激烈的碰撞。在众多互联网公司发展壮大的同时,税,这个存在了千百年的“老东西”,就是他们不得不戴上也无法完全挣脱的“矫姿带”。

尽管圈内精英多年来要么原创要么借鉴,尝试用过无数法子去避开纳税的桎梏,但他们其实未曾完全脱离过这种束缚。而某些躲避的行径一旦被发现拆除,后果往往是“赔了Money又折兵”。

不久前,与英特尔相杀相爱多年的好基友AMD,便在江苏栽了个大跟头。他们被当地税务部门追缴了高达14亿之多的税款,这也一举打破了微软去年凭借8.4亿金额创造的在华互联网领域公司的补税纪录。

关于这个避税的事儿,多年以来圈内公司来给我们了奉献了不少故事。这回,小内就来和大家好好聊一聊。

电商不交税?

还是前段时间,据称上海、广东等地的天猫卖家陆续收到税务部门的约谈通知,这本来是正常的税务稽查行为。但在网上很快就有了所谓“天猫卖家被要求补税”的消息,对此阿里方面还特地发布声明否认了所谓“补税”一事,还指出这是同行在蓄意言论攻击。

根据小内的了解,实际的情况是,京沪苏粤等多地税务部门的确正在对电子商务的税务风险进行摸底,而国家税务总局也已将“电子商务税收研究”列入了今年的绩效考核中。

业内人士透露说,“目前恐怕将是电子商务企业合规纳税前的最后一段甜蜜时光,无税无忧的好日子即将一去不复返"。

所以说,目前电商领域将遭遇是很可能是整体的纳税规划化,而不是税务部门在仅仅针对天猫卖家进行稽查,可偏偏却是树大招风的阿里中枪了。

这一幕不禁让人想起2013年的两会期间,苏宁老总张近东就曾呼吁对电商征税,并将矛头直指淘宝。苏宁通过主动请求被征税的方式,用税收为武器来暗中打击阿里,此举真是”伟、光、正“。

几年过去,虽然电商行业的纳税规范仍未出台,但阿里作为单个企业已经实现了年纳税109亿的水平,是国内互联网公司里首家纳税超百亿的。而苏宁这边,虽然口号是喊得震天响,实际上却是毛毛雨点,甚至还偶有拖延给消费者开具增值税发票的事情发生。

无独有偶,另外一家电商企业京东也遭遇过“纳税疑云”。当时,刘强东在年会上称京东的销售收入将超万亿元,为政府创造的间接税收则达到5000亿,直接税收700亿,此言一出被遭到了舆论的极大怀疑。

根据他们财报的数据,一直亏损的京东去年缴纳的企业所得税仅为500多万。他们声称的所谓5000亿和700亿,不过是偷换概念的纯忽悠罢了,实属画饼。

在玩避税的电商企业中,聚美也算是别出心裁了。他们去年开始主推的所谓“极速免税店”,其实就依托于精心打造的避税plan。

据知情人士透露,聚美最开始是利用“100元以下商品免税”的这个规则进行拆单,在这个漏洞被海关堵上之后他们才转向利用保税区仓库来进行真正的海淘。而所谓的“免税”也不过是营销宣传,很多商品的售价实际上还是含税的。

税的猫腻

前面说到阿里凭借去年的109亿纳税额成为了行业第一,那体量并不比他们逊色多少的腾讯到底又贡献了多少税收呢?根据照腾讯的2014年年报,营收达到了惊人的789亿,而利润也高达238亿。

由于腾讯的绝多大数业务属于服务业,按基本税率为6%,企业所得税仍为25%计算,腾讯的年纳税额约为126亿,将比阿里还高。但根据已知的最新数据,腾讯在2013年营收为604亿,其税总额为19.5亿;类比一下,腾讯去年的纳税将约为25亿,比阿里少得多。

说了这么多绕弯子的东西,小内是想表明什么?纳税避税的名堂多多。除了企业方面会想法设法去避税,地方政府通常也会给予明星企业税收减免支持。腾讯的纳税额度之所以能大大低于阿里,恐怕正是受益于广东省的大力扶持。

既然是BAT,前面已经说了阿里和腾讯,那么百度自然也不能不谈。他们在2014年营收达490亿,净利为131亿,纳税总额达51亿,相当于腾讯的两倍。可就是这样的老资历纳税大户,竟然被一家新成立没几年的公司给“吊打”了一番。

2013年,雷军表示小米在前一年的纳税总额达19亿,超过了许多同行;2014年,他们更是表示3岁的小米日纳税达1150万达到了阿里的50%以上。

先不说小米的“纳税总额”是不是类似京东一样转移了很多实际并未自己承担的税费进来,进而打算出的一个纯概念。我们从业务的区别来分析,小米销售硬件产品需缴增值税,而阿里、百度等公司是提供技术服务需缴营业税,两者是相差两倍还多。嗯,也许雷布斯在恶补英语的同时,还得补一下税务常识了。

其实,以上这些猫腻不过还只是嘴上功夫,无非就是打打口水战的水平。下面这个情况,就让小米看完大吃一惊了。自2007年开始,一名网友就始终不渝地坚持着在博客上揭露他的前东家——联想的漏税、偷税、涉嫌走私和转移国有资产的丑闻。

此人声称自己证据确凿,但他的举报却从没被任何部门受理,他还表示遭遇到了联想和政府部门的联合追杀。

总之,这一切的一切简直就是一出刺激绝伦的商业犯罪电影了。可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小内记得自己读书那时不少朋友会选择去买联想的美行笔记本,因为价格更加便宜。而为什么会便宜呢,因为在美国那边没有高达17%的增值税。

对此,杨元庆就曾经多次向媒体朋友“诉苦”。嗯,他们连17%都交了,却要去避那些芝麻点的小税,除非联想高层都醉了。而这名爆料人士,其实是位早年被联想开掉的员工,心理扭曲再加上些妄想,也是个悲剧啊。

避税不分东西

前面小内说到国内互联网领域最大的两起补税金额均由在华外企创造。诚然,更多的税种、更高的税收、弹性较低的政策导致了不少外国企业只能潜心钻研避税绝招。

比如,三星集团就面临李健熙身后的60亿美元的天价遗产税,这可接近他们半年的净利。所以,在所谓“合理避税”上,国内公司远不是国外同行的对手,他们还只有学习的份。

谈到充分利用规则“合理避税”,苹果可谓是其中的典范了。为了规避美国高达35%的所得税,苹果取道在爱尔兰等地税国的子公司仅在2012年就成功避税120亿美元。

而国内公司常设的VIE结构,其实除了海外上市需要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避税,所谓VIE结构的注册地往往是开曼群岛这样的避税天堂,小内的前东家当年也是这么干的。

去年底,“谷歌税”一度成为了欧美互联网行业的聚焦热点。这个早在2010年就由法国政府率先推出,旨在向互联网公司征收广告收入税以补贴本国的文化产业的特别税种,由于实际上矛头直指谷歌而被喻为“谷歌税”。但因为反对党的抵制和企业的游说,这门税种法国后来并未执行。

据了解,谷歌每年都将数百亿的广告收入转往离岸避税注册的百慕大子公司,因此可以避开数十亿的税金。因此,2006至2011年间,他们在欧洲英德法意等国上缴的所得税才百余万欧元。

于是,意大利政府不干了,他们决定在2014年7月起将“谷歌税”正式执行,西班牙也很快跟进。然后,谷歌竟然表示因为付不起,旗下的谷歌新闻将退出西班牙。这真是十足的铁公鸡啊,到走了都不让拔下一根毛。

相比谷歌是树大招风,家道中落的雅虎就更得精打细算了,以至于他们在拆分和股份转让的时候都要计较避税的问题。为了完成与阿里“免税拆分”的条件,他们甚至还要大费周章地成立一家新公司,以让这笔交易金额可以悉数进入自己的口袋。

与此同时,他们在日本也打算启动类似的计划,通过换股或者“追踪股”的方式来避免高额税金。穷到这个份上了,可梅姐的高工资依旧在硅谷排得上号,难怪不少嫌节流还不够的董事希望她下课。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总是避税,也会吃到苦果,除了被本国或当地政府追缴补税,还有的公司被义愤群众给攻击了。去年圣诞节,著名黑客团体Lizard Squad就表示要黑掉微软和索尼的游戏服务器。

在谈到为什么要这样做时,Lizard Squad在官推上表示全因他们赚了大钱却从不交税。前面那家申称要纳税千亿的公司,可得注意了,the big hacker is watching you.

小内记得美国某位联邦大法官曾经说过:“人们合理安排自己的活动以降低税负,是无可指责的,纳税人无须超过法律的规定来承担国家税收。”

作为企业,通过“合理避税”以降低交易的税负成本其实也无可厚非。但路子一定要走对,并且要有合理目的,不然他们在口水纷争之外,恐怕还将“赔了夫人又折兵”。
      文章来源:donews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witter的创始人谈初创公司的成功模式各不相同 创业新人需改变思

    初创公司的成功模式各不相同,不能拘泥于前人的道路 Product Hunt创始人Ryan Hoover在著名网站thenextweb.com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初创公司成功道路的评论文章。该文章认为,初创公司的成功模式各不相同,不能拘泥于前人的道路。下面是文章的主要内容: Twitter [详细]

  • 从管理到经营一体化,来肯云商为中小商贸企业创造更多可能

    移动互联网时代,企业管理将趋向于移动化、智能化、个性化方向发展,任何企业都无法拒绝进入互联网时代。企业,尤其是中小商贸企业在寻找发展之道的时候,要注重内与外互联网化的兼顾并行,实现整个运营全局制胜的同时,还能激发更多发展可能。 传统商贸企业 [详细]

  • 米磊参加《跨界见真章》,详谈创业历程

    有人称他为博士,也有人称他为米总,他是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也是国内首个提出硬科技概念的人。他,就是米磊博士。 理工科出身的米磊,毕业后一直在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工作,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创业者的节目,他的内心燃起了创业的火苗。离开中科院,跨界踏入商 [详细]

  • 陈妍妍:“二次创业”发力短视频,要当徐小平那样的“创业网红”

    今年4月初,知名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发出了每一个创业者都应该成为网红的号召。作为一位北大毕业的85后美女创业者,首席娱乐官创始人兼CEO陈妍妍是如何看待内容创业,又是如何利用网红效应打造自媒体强IP的?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进她位于北京朝阳大悦城的办公室 [详细]